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发布时间:2019-05-10 15:15

  25日22点50分许,南内环桥汾河西岸的汾河公园湖心岛小路两侧,两排46盏草坪灯被砸,灯罩和灯泡全被损坏。这些草坪灯已经工作了7年,照明一直很好,现在却不得不面临修理更新的命运。

  汾河景区安着不少草坪灯,这些灯多在灌木两边,既不影响走路,又美观大方,怎么会惹上无妄之灾?昨日,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26日早上,记者来到汾河景区南内环桥汾河西岸,公园里不少工作人员还在议论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事。记者顺着工作人员指的方向,穿过“曲桥”,往西来到南内环桥的岛上,看到小路两旁的46盏灯,每边各23盏,无一幸免地全部被砸。

  两盏草坪灯之间距离约七八米,一排灯有160多米长。被砸草坪灯大约50厘米高,顶部和灯罩是米黄色的,灯罩有镂空架子,下面是灯桶。灯罩上原本还刻画着龙凤图案。而今,这些灯都被从顶部砸碎,碎片散落了一地,有的灯泡掉到草地上。

  记者看到,路边绿化带缺了两块砖,工作人员分析判断,砸灯的人估计是就地取材,用方砖砸的灯具。

  工作人员正在联系厂家,“灯顶部和灯罩是一体的,都是高分子材料做的,这得200块钱左右。但有些是整体都砸坏了,一盏就上千元了。”他们一边计算着损失,一边说这还是厂家有这款灯的模具的前提下,毕竟这么多年过去,样子很可能更新换代了。如果没有模具,还得研究到底是重造模具还是整体更换。唉,大家都沉沉地摇头叹气。

  齐师傅说:“昨晚不到11点,我听见桥那边有金属碰撞的声音,披上衣服赶紧过去看。”他过去时,湖心岛的小路边有两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蹲着用烟点一堆枯叶,看样子是要暖手。齐师傅赶紧踩灭,“我告诉他们公园不能点火。两个人这么晚还在公园,我觉得挺奇怪,就问他们干啥了?两人说是吃了点饭、喝了点酒,过来转转。”齐师傅说,他当时说要清园了,让他们离开。“他俩倒是扭头就走,我觉得奇怪,就四处看,一检查,发现路边一个草坪灯被砸坏了。”齐师傅赶紧检查,发现一排草坪灯都坏了,而刚才两人蹲着的地方有两块砖。

  齐师傅回头去追,两人过了曲桥坐到了路边。他上前稳住两人,又叫来巡逻的张师傅看住他俩,报了警。再问两人灯的事,两人说不知道,说刚才岛上还有个人,后来跑了。亿豪娱乐官网

  事后,工作人员调看监控,发现有两个人砸灯,面目看不清。“齐师傅又问两人的工作,对方一会说学电脑,一会儿说还在上学,具体做什么也不确定。其中一小伙子还拿出身份证给齐师傅看,“年纪都不大,二十岁刚出头,一个是太原小店区那边的,另一个说自己是平遥人”。

  草坪灯好端端待在路边,为什么会有人去砸?太原交通学校心理老师韩锐说,这样的破坏其实是人的一种“死本能”。人的本能分为两种,一种是“生本能”,是爱的本能、有建设性的本能;相反,就是“死本能”,是死亡,毁坏性的本能。“很明显,夜晚砸灯的人放大了他的‘死本能’,就好像一个孩子没有社会机制的约束,看到地上的石子就会上前踢。”人的本能是可以控制的,人需要与本能和谐相处。韩锐分析,砸灯的人选择夜晚,是因为他觉得晚上没人看见,所以敢释放自己的“死本能”。

  人们如何才能约束好自己的本能呢?韩锐说,最重要的是要提高自己的“生本能”意识,接受更高层次的教育。“但对于‘死本能’,光靠道德力量是难以约束的,法律才是硬道理。只有严格的监管和处罚,才能让他们管好自己的‘死本能’,社会更多的应该是包容而不是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