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代理机构对不享有版权的知识产权作品
发布时间:2019-06-01 03:25

  日前,最高法相关部门负责人在2019年知识产权宣传周新闻发布会上回应关于黑洞照片版权问题时表示,“对不享有版权的照片虚构版权进行牟利的违法行为坚决不予保护,情节严重的依法应当予以惩罚”,强调“不能仅以水印当作照片作者的署名来认定权利归属”。

  在此之前,全球六地同步直播发布人类首张黑洞照片引发公众广泛关注,但照片公布数小时后,视觉中国网站上便出现此照片,并注明图片“如用于商业用途,请致电或咨询客户代表”,旋即引发巨大争议,进而牵出其更多无版权却公然对外主张版权的情况。深陷“版权黑洞”的视觉中国公司多次道歉也无法自救,天津网信办连夜对其进行约谈,责令整改。截至目前,视觉中国网站仍未恢复访问,其表示“整改不到位不恢复网站服务”。

  最高法主动回应因黑洞照片版权引发的视觉中国问题,在既无新司法解释出台又无直接司法判例的情况下,重申和强调司法对待知识产权保护所应持的态度,这一对现有司法裁量尺度的观点阐述颇契合此番知识产权宣传周的用意和初衷,同时也有助于修正和厘清具体司法裁量对待版权纠纷的基本立场。“不能仅以水印当作照片作者的署名来认定权利归属”,司法处理具体版权诉讼的态度,不仅攸关诉讼双方的切身利益,还可以直接影响整体版权环境,可能产生更大范围的社会影响和行为指引作用。

  在围绕视觉中国进行的公共讨论中,有确实司法判例支持的某种司法实践被反复提及,图片版权纠纷中“网站上的署名,包括本案中的权利声明和水印,构成证明著作权归属的初步证据,在没有相反的证据情况下,可以作为享有著作权的证明”,这也一度被认为是视觉中国“诉讼营销”模式的开始。版权纠纷一旦诉诸法律,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民事一般举证规则,原告方负有对版权进行证明的基本义务,“不能仅以水印认定版权归属”是严谨的专业表述,结合此前“认定版权的初步证据”的一些具体做法,客观来说确实对版权纠纷中的被告方提出了更高要求,而同时减轻了原告方的证明责任和难度。

  一定程度上,被告“提出相反证据”存在困难,而原告在证明自身享有版权问题上则处于相对便利的位置,尽管水印可能只是初步证据,更细致的司法裁量完全可以通过“严格审查照片作品首次公开发表时间”的方式,推翻水印仅是作为“初步证据”的认定。但具体实践中,一些版权纠纷图片“授权环节较多,权属的证明较为复杂”,也因为后续综合举证的困难和缺乏,客观上让类似视觉中国等版权代理机构的“诉讼营销”有可乘之机。

  严格保护知识产权,需要具体司法的明确态度,正如此番最高法民三庭副庭长林广海所言,“对不享有版权的照片虚构版权进行牟利的违法行为坚决不予保护,情节严重的依法应当予以惩罚”。虚构版权牟利的违法行为,可能不仅应当付出具体民事版权纠纷中败诉的代价,还应当为其“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欺诈行为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版权代理机构对不享有版权的知识产权作品,以虚构事实提出版权主张,试图非法占有(甚至不惜以虚假诉讼的方式)版权收益的行为,需要果断执法,给予其彻底的否定性评价。

  国家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需要让版权观念深入人心,让版权规则约束社会成员的日常行为,这与具体司法裁量明确不保护“以虚构版权牟利”的态度应当说并行不悖。期待出现更多版权维护的个案实践和司法判例,亮明司法对“以虚拟版权牟利”的否定性态度,为版权保护亮明规则、守护底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